飘逸美发倒闭了

2018/06/04

出于好奇,尝试了沃尔玛超市里的十元快剪,所以两个月没到鹤峰中路的理发店。昨晚感觉头发有点长,决定去修剪,一路步行至店门才发现已经停业,卷闸门上张贴着浅粉色的出租布告,平时通明旋绕的圆柱三色转灯也消失踪影,只有路灯昏暗的光线散射在褪色的喷画牌匾,虽然旁边就是大街,车如游龙,时有省外的运货卡车轰鸣而过,吵扰得很,但内心还是陡生出一种阴惨的气氛,好像生命中一个重要的事物将要沦殁到邈渺的记忆中去了一一毕竟在这个理发店理了十几年,从小学一直到大学毕业。

回想起来,让人印象最深的还是“围布岁月”,师傅压脚抬升座椅,左手拿电推剪,右手握密齿梳,指头多点定位,头颅似被摆弄的篮球,角度高低晃荡,嗡嗡嚓嚓,嗖嗖呼呼,割草又顺毛,清爽的感觉就像脱针的刺猬在绵软的苔地上翻滚;尖利的刮刀拭去粗犷的鬓毛,扫尾修正的细剪刀透过镜子溢出银白刺目的光芒,清理碎发的粗海绵在后颈抹刷是受虐的快感,淋浴喷头的温水冲洗出一种嗅觉谙习的护发液香精味道,店内东北角的一台纯平电视机在自说自话,用毛巾擦头的时候瞥一眼,福建新闻频道《F4大搜索》王智辛戴的镜框边是越来越厚,不锈钢洗发池的墙上歪贴着几张非主流发廊女的造型海报,大概日子久了有些污脏,和小吃店用来贴炉灶面的加多宝广告差不多。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追叙,我只是从小到大、不分四季的来到一个重复的地点经历相同的事情罢了。如今,理发师有了一个三岁的儿子,我也变成了胡碴唏嘘的青年,大家都随时间的推演在慢慢改变。从早先未成年的一次理发18元到成人的一次20元,以及临近过年的22元,定价都不算贵,可以说是良心平价店,或许也因为如此,师傅常常月收入不足,偶尔开摩托载客赚一点补贴,可惜还是撑不到今年六月。如果能做个好梦,真想让它再陪我度一个十年。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