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台风“玛莉亚”来袭

2018/07/11

昨夜还星空明朗,云絮轻飞,台风一来,今日就变成了愁惨的世界,乌云压顶,铅灰暗沉。风掠过铝合金窗,吹奏出硬核的声乐,生猪被杀的嚎啕响彻整间屋子;细粒的黑土洒落在开放式阳台的地砖,透明的玻璃沾附着碎裂的枝叶,小区的棕榈树在歇斯底里地摇拽,绿化灌木丛的花草厮缠揪结,塑料袋在空中恣肆飞旋,行人颤巍巍打着半截伞,雨水像密集的流弹冲击腮颊。面对此刻情景,想起胡德夫的《太平洋的风》,歌中唱:“吹过了多少人的脸颊,才吹上了我的”,移到眼下,不由觉得有些狼狈和滑稽。台风对于沿海人来说不过是夏秋季节的一道常菜,见多了也不格外慑惴,但灾害就是灾害,仍免不了生命财产的损失,自然的苛酷皆在于此。读书时对台风总有期待,因为可能放假停课,但想想老师增加的作业,才明白那是一种短暂的谋欢、侥幸的喜悦,台风来之我幸,台风偏移我命,毋需切盼。回顾每次灾后,宁德垃圾满地,草木凋残,街市脏乱,大煞风景,真是辛劳了环卫工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