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火车的一些事

2017/10/11

或许以后也没多少机会能坐上长途火车,最多坐动车在省内徘徊,趁着此刻记忆新鲜,快速用粗劣的文字记存一下,为往后再踏上长途铁路留备资鉴。进站——安检——找检票口——候车厅——提前35-40分钟排队检票(薄纸红票开侧边门人工检票,硬纸蓝票插卡机检),排队时后头常有人推搡要赶着过检票口,那是因为他们想早进车厢抢占行李架——检票通过往站台方向走,看看票上印着某某车便是某某车厢,忘记是哪个站台不打紧,火车到站车厢有时未必能停得准所指定的站台,只须看看每节厢门边的具体数字便能找对——每节车厢站台口都有列车员把守,需要检查你的身份证和车票,车票的名字与身份证的名字必须对应,如果乘客要互换座位或铺位最好在成功进入车厢后再私自调换,事先在车厢口换了车票就是自找麻烦——进车厢后按车票某某号寻找自己的座铺位,放置好自己的行李;若你买的是硬卧下铺又是紧贴车厢交接处的床位,那么你的铺子底下很可能放着列车员挟藏私货的大纸箱,箱里堆满了列车员自己的方便面、泡面碗、零食之类的劳什子,惯常列车员打扫过道的簸箕、扫帚、湿漉未干的拖把也都硬往这底下塞,如此在卫生上、行李的摆放上难免有不便之处,当然也倚恃这地利,喝水、刷牙、洗脸、拉屎、屙尿能少趟些步数,好坏各半——找到铺位后,不多久就有一个夹着黑皮卡包的列车员来取票换卡,列车员循次走近收取每位乘客车票再从卡包中找出一张对应的铺位卡交予乘客,规格同银行卡一般。待快到站时,列车员会提前找到终点站下车的旅客取卡换票,就似开初的流程——之后下车过检票口出站。

再说一些细节,T字打头的火车插座只有软卧过道的小桌台附近有,其余车厢似乎全无,记不清了,总之要带大容量的移动电源,Z字打头的火车硬卧过道都装置有插座,较T字头要充分齐全。如果是长途旅程,列车频繁穿行隧洞最好将手机切换为飞行模式,否则耗电异常厉害,加之车厢那仅有的几个充电插孔,争抢者不在少数。火车只有卧铺是晚上10点全熄灯,至于坐座的只是减灭光亮。火车快停站的时段最好别上厕所,停站后厕门是锁死的,在此之前总有些列车员会敲击门板催迫你出来,尴尬窘急难于避免。另外记得带上充量的手纸,厕所的纸巾架绝没有吊挂卷纸。火车一旦晚点,到了省会的大站也要缩减停站时间;倘若不是晚点急促的状况,火车在大型站点的停靠时间多为二三十分钟,是允许乘客临时下站买些吃食的,月台那些摊贩应当都归属火车站人员。车厢餐厅的菜食想来是贵之又贵,一盘荤素的价格是地方小炒店的三四倍,掌勺的厨师又是北方人,做菜总撒大把的盐和八角,南方人吃完他这一顿真真要渴死。在车厢内流动的商品推车,载卖的零食和套饭也尤其贵,少有遇见只卖10元的套餐,当然吃腻了自备的食物可以偶一买之。坐火车须自带食品,毕竟车上售卖的东西都贵得离谱,如果路途超长,还得预备好早中晚的餐食,建议买些真空包装的法式小面包,因其不易馊酸变质。方便面首选碗面,连浇带泡拾掇起来简单轻松,还可买些罐装粥,吃完废弃了的马口铁空罐又能作漱口杯用。车里24小时都免费供应开水,务必准备个厚壁水杯,接水不烫手。嫌广播喧噪是可以关闭的,开关就在每节车厢前后起头的第一扇车窗厢壁左近,而且仅有那一个孤伶伶的开关,许多人不知道,更没魄力去尝试按压。睡在上铺要披好被盖,尽管厚实的被褥是冬季的标配,但火车空调都默认设定最低温度,风口就在上铺行李架中正的位置,睡觉时不注意难免受凉。国内部分线路(如青藏线)上车后列车员会要求乘客每人填写一张《旅客健康登记卡》(性质类似“生死状”),纸里要留身份证号、家庭住址、手机号、班次铺位等等,未曾经历的人会抵触警戒,事实上却可与那列车员辩嘴以隐私泄露诸类理由推掉,凭此青年人有时或被允许不填,但老年人断然是被盯住不放的。假使工作人员态度刚硬,执著纠缠,那就将手机与身份证一栏留白不填,收单被瞥见也基本不寻你麻烦,有胆壮者更敢胡编乱写,字迹潦草;不管如何,列车员并非公安,事后也总不至于去查验填表人真实信息。

印象中一贯认为福州到西安已是邈绝,但自从坐火车到西宁再转车去拉萨,已无先前那种遥遥远哉的距离感,若要说列车驶至何处才真觉窎远,我以为当从甘肃肇始。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