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恶劣

2018/01/11

非常讨厌冬天,一月份开始就冷得不行,南方没暖气,耐寒靠实力。面对没有加绒垫圈的坐便式马桶,拉屎必须果敢,在无风自冷的厕所里,扒下内裆,尻脽对着水道“噗哧——噗哧”,总感觉胯下凄凄。低温刺骨,让人追忆往昔,某日晴冬傍晚,夕阳余温散尽,吃完饭赶去树德自习,骑着单车,一路风气森森,道旁榕树呜呜,手背皴裂,五指僵硬,万般凉飒。到了教室,处处闭锁,惨红的铁窗玻璃浮动着众人呼吸的薄气,烟煴缥缈,浊味蒸腾,一屁股坐在生冷的胶合板凳上,内心嚎叫,对世事充满恶意,不由发出毒咒要摧灭中国教育,唏嘘没有一语成谶,反遭业之报应,尔后学生时代,全程差生到底。冬天学校的早操就像一场日光浴,同学们都站在操场,片晌,天际的云层散开,朝日赤红,歌奏着“热死不偿命”兜面而来,伴随运动员进行曲,我们带着出殡的欢乐,吟送寒冷短暂的夭亡。

冬天就是一个和温床搏斗的节季,人要在社会生存就得上班上学,按时按点,大部分人逃不开这样的规矩。贪睡怠惰不得的时候,我就拿梁遇春的《“春朝”一刻值千金》告慰自己,“……我深深相信迟起是一门艺术,因为只有艺术才会这样带累人,也只有艺术家才肯这样不变初衷地往前牺牲一切。”清晨被闹钟吵醒,灰天黯淡,要起身掀被,却犹疑不决,仿佛床榻以外是冰凌如镜的窖穴,永夜无明,人就盼愿耽溺,在棉被里蜷缩寝息,迷离间行将迟到的闪念掠过,恐致恶果,咬紧牙关,奋发振作,抓起枕边的毛衣猛然探头一钻,左右袖口一穿,斜跃出被窝,提裤子收束腰带,碎步进厕所小解,宛如有素的士兵。

2002年宁德有幸来了一场雨夹雪,记忆犹新,细雪连三并四地下着,盐花似的碎末扑簌簌地落入实小草坪,雪糁随风袭面,清新生疼,稚气的孩子都带着狼狈在泥糊的跑道上驰走,狂喜地张口,用青紫的双唇衔腾扬的霰粒,无餍地噍嚼甘莹的冰屑,冻齿磕磕还去凑几分沁凉,而校园外的远山,白鹤岭又轻覆微雪,银峰环立,犹存身于阒寂的北国,皑白素净。这算是我头一次见雪,牵强领会了真的冬气,从此“夏虫”也可语冰。冬景虽佳,我亦惧它,脚趾瘙痒的冻疮时时吐诉冬天的恶劣,那种坐在电脑桌前单手握着鼠标的严冷,周而复始在每年的腊月,手指屈回掌中是刺心的感觉,若风刀霜剑,砭人肌骨。总之,我不喜欢冬季……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