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骑行白马山

2018/04/22

第三次上白马山,两年多没骑行,体力还在,耐力不够了,爬坡容易感到肌肉疲劳,试着强行坚持,但不久就导致小腿抽筋,痛得无法站立。为了保证问题不复发,只能放缓速度,甚至一路推车步行。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这次暮春来,道旁的刺蓟开得格外旺盛,常有斑斓的蝴蝶在花冠上摄取花粉。白马山的路总是陡峭盘旋,沿途的杂木树林高低错落,毫不放散。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沿路必经的两块临崖山石和一座庙亭。
Image
Image
回首来时路的每一步,都走的好辛苦。
Image
Image
今天在山上一共遇到四位车友,本来我最早进山,但被后到的两位公路车车友超越了,完全跟不上他们的节奏,恰好等我到山顶,人家也下山了,只好彼此打个照面分别。虽然骑到澳里村,也被当地的大叔夸赞体力不错,自己却不好意思,只答复人家说“太慢了”。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山村寂闭,家禽在土坯围墙的壁脚逍遥摆踱,田垄上黑色的电线有几只闲鸟在任情啾鸣,村委会的扩音喇叭意外在播粤语歌曲,动情涵蓄,勾起听者一种怀旧的记忆。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上山私家车比昔时越来越多,甚至有福州的载客大巴来,但车身庞大,拐弯困难,阻滞在回程路上。它们熙来攘往,急吼吼喧噪得很,把僻地山区的一点旷谧都碾碎得尽净。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上次到山顶,本想吃斋饭,但负责炊事的阿姨说米饭没有了,无奈和另一位邂逅的车友一起空等,受饿了半天,真是难忘的经验。这次自带干粮,蹲坐在右侧小观的石阶避雨,喝着矿泉水,就着蓝莓饼干,听着袅袅袭来的念唱经律,十分解乏。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和第二次一样,这次到山顶也是一片阴晦,山色昏沉,细雨绵绵,在停车坪想远眺三都澳却迷迷濛濛,颇觉败兴。没有第一次来时那样的瑞异,薄暮时分,天光渐黯,绛紫的轻云在层宵中连缀成絮,光彩明丽又和暖人心。尽管红殷殷的杜鹃在行雨的山岭上泛动着笑靥,游客们也背对它在做不同姿态的摆拍,但我还是不觉得欣忭,或许是它过于厌媚了。
Image
恐怕以后不会再骑行白马山了,这次特意带了自拍杆,手机留影一张。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