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骑行罗源殡仪馆

2019/07/13

Image
路过飞鸾镇黄岳公园,以前天天夏季傍晚骑行到这——去公厕解手,非常熟悉。
Image
之后又骑行了一段山路,到达南山烈士墓,现在墓园的入口已经被拦住。
Image
快到南山村。
Image
可以远远看到马山坑桥。
Image
现在国道的里程碑已经重新计算了,过去是水泥的石碑,2230也不在这个位置。
Image
往左侧望是山下的高速公路和废弃村落。
Image
Image
Image
马山坑桥右边有瀑布和洞,瀑布的照片我忘拍了,水势汹汹。
洞里好像有信徒摆放的神像,洞口有许多香和蜡烛,旁边的竹梯有一段岁月了。
Image
今年频繁降雨,有些轻微的山体滑坡。
Image
Image
快到油车岭了,宁德和罗源的分界,古代的防守要地。
牌子很有意思,一面写“宁德界”,一面写“福州界”。
Image
Image
油车岭的三岔口,左边陡坡上油车岭村,中间一路下坡去罗源,右边去罗源殡仪馆。
Image
殡仪馆路头两侧的狮子,越来越破旧,另一只被移到右边的废弃小砖房。
Image
这三个塑像夜晚经过肯定能吓人,氛围像《倩女幽魂》兰若寺的四大金刚。
Image
稍稍骑一段路就能看到殡仪馆,路旁的枯树很烘托建筑。
Image
Image
左右两边建筑都是殡仪馆的,左边应该是焚烧逝者的,虽然好奇,但有看门的大叔,不好进去。
右边那栋楼,门口趴着一只散养的京巴,见陌生人来就追击狂吠,逼得我骑车悻悻逃走。
Image
从油车岭下来,正好遇见一位走长途的兰州老伯,川藏线和海南岛都骑过——退休后专注“环华”的骑行者,此时肚子也很饿,于是顺便请他吃中饭。

他不知道灶台菜单上“扁肉”是什么,我解释是馄炖,他才恍然领悟。他瞧见桌上的“鱼露”,问我:“这咸吗?”我答咸,他就马上向老板娘要了两碗盛满的面汤,用拇指抠了瓶盖倒进去,兑汤喝,我明白他出汗太多导致口渴,想摄取水和盐分。

边吃边攀谈,他从户外挎包取出一副老花镜和一张折成长方形的中国地图,原来他想去南京,然后途径安徽、河南、陕西诸省再绕回甘肃;我也告诉他,我所在地区具体的路况,好让他多了解旅途信息,稳妥安排骑行计划。

最后分别,我们各往左右方向走,我叮嘱了一句:“一路平安”,忘记与他合影留念了。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