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炮别吵我睡觉

2019/05/26

在宁德这种四线城市(伪三线)居住,没有被鞭炮吵醒的经历就不算正牌本地人,我有无数次夜晚将要入睡却被礼炮轰醒的追忆,那是一种毫无来由的中枢神经突袭,顿即令你愠怒地起身拉开卧室窗帘,眯缝着眼去张望方圆几里外烟花纵情地绽放,“嘭——嘭——嘭”的破空声宏壮地接续了四分钟,夜不能寐的你甚至想策动其他失眠群众组成复仇者联盟。如果一年有365天,那宁德的鞭炮声就会有366天,给你永远闰年的感觉。无论是大雨的阴天,还是歊热的日间,总有成人在放烟花和鞭炮,爆竹声中——岁除了又除,可喜他们仍未长大,童稚的心葆有自私的率性。

“半夜搬家,越搬越‘亮’,越早越好”不算陋俗,可哔哔剥剥的鞭炮声也随时在深宵响起,不顾及别人正常生活作息就是一种霸蛮的恶德,好像风水先生测算的时辰就是行为理之当然的肇因,凌晨放炮是顺天应命,谁张口说噪音污染,便是你们不尊重风土民情;从楼道延至街巷,从白昼挨到夜暝,由里及外的全方位噪声攻击,获得的是一种自虐倾向的迷信心理满足,想驱邪避晦,热闹喜庆,实则在造施恶业,猖狂扰民。

我想宁德未来的城市经济发展是离不开鞭炮产业了,什么新能源、镍合金之类的重污染工厂都可以请走,家家户户制造烟花,不仅自产自销,自得其乐,还能推进就业,稳定社会秩序;宁德市“蕉城区”不如索性变名为宁德市“炮城区”,这样也就表里一致,名实相符了。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